9/24/2014

The Gleaners


我盡量避免讓自己看難看的電影,因為情況可能會讓人覺得十分挫敗。我多希望能夠常常遇見一部像《艾格妮撿風景》(Glaneurs et la glaneuse)那樣的電影又或者看到亞運得金牌。

什麼是現實?正值橫衝直撞年齡的我來說。


「我覺得做什麼都像沒發生過是最大的問題,而真的被留下來的,只有痘痘,當你昨晚擠過痘痘,今天早上照鏡子他還在,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跟我一樣消極的去做淨膚雷射。」

我也好想像《艾格妮撿風景》(Glaneurs et la glaneuse)裡頭那位一直穿著雨鞋的青年一樣 ,有份全職工作卻常年吃著垃圾桶的食物,就因為認為有必要守護這個過度消費的世界,就算都沒有人在乎,談到石油外洩汙染海洋,他像是一個戀愛中的男人,完全著了魔,其他的東西都看不見了。

每當我深受感動覺得可以效法雨鞋青年這樣的故事過日子,興致往往很快地被打斷。因為在實際人生中每天等著我的是妥協,久而久之我什麼也不記得了。我閉著眼睛做著我完全不認同的設計。我不想開冷氣,我盡量不開冷氣可是其他人會熱。我不想吃外食製造不必要的浪費可是有時候真的沒有時間。

最後,我發現我跟《艾格妮撿風景》(Glaneurs et la glaneuse)唯一剩下的共同點是我也在撿東西,只是我什麼都撿,不要命的撿,盡可能的在所有創作者的藝術作品裡自我投射、自我沉醉。我常常說催眠自己西蒙波娃說一切都不及思想來的重要又或者是Lena Dunham也是這樣諸如此類的,其實都是為了節省成本、甚至掩飾無能所找的藉口。

這就是23歲的我,我想只有當我們能回顧從前時,才能最接近自己想要的吧,也說不定不會。



資料來源/《艾格妮撿風景》(Glaneurs et la glaneuse)

9/01/2014

海霧

這次的韓國行基本上就是因為《海霧》(Sea Fog)而成行的,沒想到也誤打誤撞碰到可遇不可求的舞台問候,在此真的非常謝謝民宿老闆拯救韓文無能的我們訂到了最後兩張票。什麼是舞台問候?其實就是主角在電影放映前或放映後會出現跟觀眾做個簡短的問候,參加了台灣很多映後座談的我其實是有些失望的,原本以為有機會能問導演問題,不過現場狀況確實也不太適合進行。

由於語言不通,Back to Camera,回歸到鏡頭本身、表演本身,《海霧》(Sea Fog)真的是我非常特別的觀影經驗。

還記得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裡宋康昊的床戲嗎?在《海霧》(Sea Fog)裡沈成寶導演展現了更多性的可能性,在海霧》(Sea Fog)裡性是一種武器更可以說是一種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毫無感覺的性愛、瀕臨崩潰邊緣的性愛,兩者極端的性在此片都可以看到。雖說性在本片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不過海霧》(Sea Fog)並不是那樣標新立異的電影,講述的是很單純的故事。

劇情節奏不知道是否因為語言問題有點突如其然目前沒有太大的感覺,我可以肯定的是《海霧》(Sea Fog)是一部光是演技就很值得一看的作品硬底子演員金允石、李熙俊、文成根、金尚浩和劉承睦演技毋庸置疑,使得故事更加的有說服力和層次。至於男女主角韓藝璃和朴有天的演技,我想可以用收、放二字形容,韓藝璃是收而朴有天是放,韓藝璃戒備森嚴的北韓口音為本片增色不少,面對著初生之犢、虛張聲勢的東植,收與放,兩者間形成了強大的對比。放!為什麼說朴有天是放呢?他先是將自己掏空,再看自己還有什麼?我不敢說這樣的方式是最好的,但效果非常不錯。

我認為海霧是一部不該只是部讓朴有天粉絲衝票房的電影,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就我看的富川樂天那天狀況而言,所有的位置幾乎被粉絲一掃而空,實際上看電影時並沒有太多的觀眾,當然粉絲愛偶像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我喜歡電影的心情如同我喜歡朴有天一樣,總覺得這樣好的作品是這種狀況有些可惜呀甚至是生氣的

資料來源/《海霧》(Sea Fog)해무

2/17/2014

Fantastic Instagram Users You Should Follow Right Now#1

有鑒於我的新朋友平凡乾草人寫了那些Vogue總編的Instagram給我了靈感,我也想來整理一下我Instagram清單給有興趣的人,希望我還會有動力寫part2、part3,今天先整理了一些,時尚部分太多了可能得分Model、Stylist、Editor和設計師等等,得再花一些時間。

我對於網路的想法,虛擬世界所帶給我的不確定感與不信任感永遠大於真實,人們改變觀看彼此的方式,開始接受理所當然的疏離,還有比既往的疏離更遙遠的,經營起自己在字裡行間以及圖像中的形象,變成了另外一個歸宿,而且再也不想離開,在這個夢裡不再進退失據。

你也可以連試都不試,你可以把責任推給科技,但在內心深處,你知道它是怎麼回事。

關於電影:
電影院是全世界我最喜歡的地方,它介於虛與實之間,永遠拯救我脫離一成不變。


 我最喜歡的James Bond Pierce Brosnan,非常喜歡他近兩年的作品《愛情摩天輪》(Love Is All You Need)。

也不是第一次表達對James Franco的崇拜了!《詹姆士放男口》(Interior. Leather Bar)和Palo Alto我之前都曾經提過,在Follow他之前先提醒大家,你可能會有一個被法蘭柯霸佔的Instagram,「洗版」真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社交行為,不過偶像如何運用自己在網路上的影響力呢?James Franco論自拍的意義。


找到Rossy de Palma的帳號時我難掩興奮之情二話不說立即跟眾多友人分享!比起Penelope Cruz她在我心目中才是Almodóvar電影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張臉 。

David Lynch爺爺並不常更新,照片大多是有關於音樂的部分,他的音樂才華不容忽視,可是還是非常希望爺爺能夠再多拍幾部電影呀!距離現在最近的的作品《內陸帝國》(Inland Empire)也是06年的事情了!這部片是我朋友口中流傳的神片之一,至今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A little boy went out to play. When he opened his door, he saw the world. As he passed through the doorway, he caused a reflection. Evil was born. Evil was born, and followed the boy.


Lena Dunham,在上一篇Weekly Shit#1也提到了她,真的是2013年到今年影響我非常深的一位呀!在找尋她的資料期間發現她曾發表聲明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不會結婚,我也真的非常希望多元成家能夠順利。

關於《Rookie》雜誌
我是Tavi Gevinson的粉絲!這位小女孩影響我太多了.....大概也是因為她才會想要開始寫Blog的!雖然喜歡的東西、理解的方式因為文化差異還是非常的不同!但我真的非常欣賞她!現在的她早就不侷限於時尚去做更多事了!我也得更努力才行!


《Rookie》雜誌官方帳號,裡面有時候會有一些Teenager的聚會活動照片真的非常的有意思!以下是一些《Rookie》雜誌的藝術家以及讀者的帳號,現在的Teenager真的是太酷了!讓我非常的想要再當一次青少年呀!透過這些Instagram帳號可以看到不一樣的年紀、地區與我們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態度外也可以激發靈感,特別是有許多拼貼以及PopArt的作品。






關於藝術:

台灣平面設計師王志弘。


原先沒有特別喜歡艾未未的作品,不過在看過《艾未未。草泥馬》(Ai weiwei: Never Sorry)後讓我找到了對社交網路的答案,有這麼樣的地方人們沒有辦法直接的表達想法,只能透過間接的方式,有時候這樣的力量透過虛擬的世界串聯了起來或許可以改變世界。

關於俄羅斯幫:
擁有個人同名品牌的Vika Gazinskaya,設計風格有很多童趣的巧思,像是狐狸樣式的皮草,她更新的內容跟其他品牌設計師一樣,除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外,還會有自己工作的情形、設計的靈感來源等等。

  也有個人同名高級訂製品牌的Ulyana Sergeenko比較少更新,品牌有另外一個專屬的帳號,私人帳號是放比較私人生活的照片。


 Miroslava Duma是很多嬌小女孩心目中的女神,值得一提的是她Buro247的同事很多都非常具有自己個人風格,也可以在她的帳號裡看到。


 不像其他三位工作這麼的繁忙,Lena Perminova現在又懷孕了喔!更新的照片比較貼近日常生活,像是自己和家人旅遊的照片又或者是兒子的生日派對,另外三位俄羅斯的成員也常常出現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俄羅斯幫有別於時裝周不同的樣子喔!

資料來源/Instagram
Written By Heidi.Chen(heidi0233@gmail.com)

2/03/2014

Weekly Shit#1

人生苦短,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寫一些我不喜歡的東西。-Lucy Lippard
1.年紀大一點的時候想要成為Agnès Varda那樣的女人

看完《築巢人》(A Rolling Stone)後回家看到自己從圖書館借的DVD真的有種命中注定的感覺,因為影片盒子上的推薦人正是郭力昕和沈可尚導演。《沙灘上的安妮》(Les Plages d'Agnès)是Agnès Varda重現過往的記憶片段且反覆辯證的作品,由於是本人擔任導演,整部影像也會帶有導演本人的風格,運用了很多裝置藝術以及拼貼,我一直都覺得《伍迪艾倫: 笑凹江湖》(Woody Allen: A Documentary)這部紀錄片太可惜了..若是形式上面也能做參照會更有意思!看著Agnès Varda侃侃而談著自己過去的模樣,讓我想到去年在金馬影展看到許鞍華導演的樣子,這兩位女導演都幹練有才華的沒話說,也反應在穿著上,共同點是都有著自己生長環境色彩的打扮,這是從任何的雜誌、伸展台上都學習不來的個人意識。

2.Lena Dunham的小腹與逃避主義

最近開始收看了《女孩我最大》(Girls)第三季,直到某一刻我才意識到我多麼習慣Lena Dunham的一絲不掛以及小腹,謝謝Lena Dunham打破我對於身材的老舊框架。另外,我非常喜歡近兩集的劇情,好不容易得以出版電子書的Hannah,經紀人卻死了,她直覺想到出版機會可能石沉大海非常難過,男友Adam卻指責她沒有良心只會想到自己的利益。

Somehow we'd better speak it
We're scared someone will tweet it
It's on the wall but you won't read it
It's gone before you see it
We all dread to repeat it

這一集使用了Jake Bugg的There's a beast and we all feed it做為襯底音樂,相當逃避主義的一首歌,其實打從《女孩我最大》(Girls)第一集開始就不斷的在逃避,從大學畢業兩年沒有工作的Hannah繼續著接受父母的金錢援助,逃避出社會,能夠申請研究所就申請,能夠實習就繼續實習,能夠不正視感情繼續做愛就再好不過了。處於現實環境的我雖然努力工作也可以說同樣在逃避,只是方式不同罷了。

3.Larissa Loughlin和Interview雜誌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繼續看《凱莉日記》 (The Carrie Diaries) ,因為他的劇本實在十分無聊!我不認為查查資料年表把Gonzo、《漢娜姊妹》(Hannah and Her Sisters)和Tony Hawk放進對話中就算重現了當時的時空,雖然我很喜歡Carrie在Interview雜誌實習這個想法,也喜歡Larissa這個角色以及她的聲音。

4.紙月亮

我真的想要做一個紙月亮放在房間,就跟《甜蜜與卑微》(Sweet & Lowdown)裡Sean Penn的一模一樣。

5.向《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致敬

近期的小發現如獲至寶,西班牙電影《死也要畢業》(Ghost Graduation)同樣使用了《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的完美公式,讓五個鮮明的青少年角色互相撞擊產生衝突,只不過這次對象不是活的是死的,還有前陣子相當受歡迎的電影《歌喉讚》(Pitch Perfect)據說也有向《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致敬,有機會絕對要來看一下。

6.一直忘不掉的台詞《雲端情人》(Her)

我們的關係,就像是我在閱讀一本深愛的書,非常、非常緩慢的閱讀它,以至於字與字之間的距離被拉到了無限大...,在這無止盡的空間裡我找到了自己。我愛你,但你必須讓我走,我無法再住在你的書裡了。
It's like I'm reading a book... and it's a book I deeply love. But I'm reading it slowly now. So the words are really far apart and the spaces between the words are almost infinite. I can still feel you... and the words of our story... but it's in this endless space between the words that I'm finding myself now. It's a place that's not of the physical world. It's where everything else is that I didn't even know existed. I love you so much. But this is where I am now. And this who I am now. And I need you to let me go. As much as I want to, I can't live your book any more.

資料來源/《雲端情人》(Her)、《死也要畢業》(Ghost Graduation)、《甜蜜與卑微》(Sweet & Lowdown)《凱莉日記》 (The Carrie Diaries) 《女孩我最大》(Girls)、《沙灘上的安妮》(Les Plages d'Agnès)
Written By Heidi.Chen(heidi0233@gmail.com)

1/12/2014

A Rolling Stone

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連感動都習慣按下快速鍵呢?

因為生活太苦沒有出口,我們總期盼從電影中獲得些什麼,所以總是有策略的到電影院理所當然的感動,我們不願放棄任何煽情的可能性。

透過沈可尚導演的影像進入立夫爸與陳立夫的生命處境中,除了被這刺痛的愛不斷撞擊之外,我更完整看見了一位作者質疑自己到承認自己的存在,我不敢說這是最好的,但他確實將我們帶到了一個特別的位置,狠狠的破壞了我長久以來安分守己認同的紀錄片結構與看待事情的高度。

去感覺而不是感動,不與被攝者站在同一陣線,拋開過去拍廣告的所學習到的賣作條件,將任何所有會造成觀眾過度解讀的事情全部剔除,像是立夫爸為了排遣寂寞在夜深人靜唱著潘越雲的最愛,這種平常快速製造感動不可或缺的素材。

雖然可想而知結尾不會是那種皆大歡喜的場面,不過導演選擇了最不討好的方式,挑戰著倫理的底線,我同樣地被不斷轉換著角色的立夫爸所吸引,徒勞無功的努力每天每天在我們的生活不斷上演,我們只能逼自己相信這一切是可能有這麼一點意義。

「紀錄片不應該這麼偉大,攝影機也沒有這麼偉大。」

資料來源/《築巢人》(A Rolling Stone)
Written By Heidi.Chen(heidi0233@gmail.com)

11/26/2013

The Way We Are

賈樟柯:「我這個人可以在生活裡有各種各樣的妥協,那是因為我希望在我的電影裡面不妥協,在電影裡頭保留我的勇氣,所以請相信我的勇氣。」

上禮拜一窩蜂的擠進金馬50大師講堂,在第一排滿腔熱血的看完《天注定》(A Touch Of Sin)後休息片刻,還沒能來的及思考完剛被拆解、崩潰的生命價值,我散落一地的人性就默默的被許鞍華導演的《天水圍的日與夜》(The Way We Are)進行重組。

從來沒有想過觀影次序的陰錯陽差竟可以產生如此巨大的變化,我非常感謝上天的安排,讓我不至於這麼憤怒,要是只看了《天注定》(A Touch Of Sin)又或者是相反而之,情況絕對不同,不過總體而言這兩者皆在我內心深處建構成永久的狀態,我知道是怎麼回事

 《天注定》(A Touch Of Sin)

有時候生活裡會發生這樣的事:腦袋總是會出現些聲音,專問一些大家視而不見、裝聾作啞的問題,我不能再講下去了,有機會再說吧。

《天水圍的日與夜》(The Way We Are)

很神奇地,於是你了解了一切關於人的本質,從電影上、從電視劇裡,而不是日常經驗。

張家安那個角色喜歡睡覺、回答永遠不超過三個字,沒有爸爸是單親家庭。這些全都是過去印象中叛逆兒子的概念,甚至沒能及時發現狹隘其實就是被這種期待給造成的。

資料來源/《天注定》(A Touch Of Sin)、《天水圍的日與夜》(The Way We Are)
Written By Heidi.Chen(heidi0233@gmail.com)

10/11/2013

I Really Hate These Movies#1

I'm moody girl. This is only my private opinion.
我喜歡在看電影時過度投射自己,所以我真的對這些電影非常生氣,但也是有非常多好電影不斷的拯救我,最近有《總鋪師》(Zone Pro Site)、《慾望法則》(La ley del deseo)、《尋找甜秘客》(Searching for Sugar Man)和《地心引力》(Gravity)。

「假如我不能跳舞,我就不要加入你們的革命。」-Emma Goldman

非常慶幸城市游牧影展因為時間問題沒有看到《神啊!請救救我的鞋》(God Save My Shoes)這部電影,不然我絕對會憤而離場。

先不論導演的性別、國籍,就創作類型而言應將其自身定義為紀錄片,身為記錄片,本片沒有盡到記錄片應有的責任,觀點過於狹隘薄弱,訪談的內容更是鬼打牆重覆且沒有意義,相較於我之前提到過的台灣紀錄片導演賀照緹的作品《我愛高跟鞋》(My Fancy Highheels),同樣的題材,賀照緹提供了一個客觀的凝視空間,不去做任何批判,讓觀看者能自行去反思而不是一昧否定或肯定。

當然我愛高跟鞋,我也欣賞Dita Von Teese,不然我不會苦等公視記錄觀點,但這絕對不是像《神啊!請救救我的鞋》(God Save My Shoes)裡面說的女性穿上高跟鞋只是為了求偶,穿上高跟鞋這種行為就如同陰莖插入陰道這麼簡單,就像張小虹教授說的,這種過於泛心理化的老生常談,好吧這種說法我只能硬說他有創意!不過試圖誤導觀眾全部進入一個模式的思考絕對是一種犯罪,打著看似前衛的題材片名,呈現的東西卻如此陳腔濫調,我甚至懷疑根本是事先設好這個圈套,讓訪談者進入這種既定的模式的回答裡。

 《被偷走的那五年》(The Stolen Years)

關於抄襲以及參考,我尚未有時間一一進行檢視,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必要。

張孝全和白百合絕對算是我喜歡、順眼的演員,不過看自己喜歡的明星演戲若是不對味生命一樣漫長,就算張孝全穿的再帥我想也救不了這被偷走的兩個小時,有些巧思值得讚許像是片頭的DV片段又或者是樊光耀。

荒腔走板的節奏和故事線破壞了可能感動的一切,更建議大家去看《失魂》(Soul)! 雖然我也救不了《失魂》(Soul)的票房。

資料來源/《神啊!請救救我的鞋》(God Save My Shoes)《我愛高跟鞋》(My Fancy High Heels)、《被偷走的那五年》(The Stolen Years)
Written By Heidi.Chen(heidi0233@gmail.com)

9/07/2013

Alien Franco

《放浪青春》(Spring Breaker)

不諱言我愛 James Franco!從instagram的Nana TV到Palo Alto的一舉一動,這位叨絮有時大於帥氣的Yale大明星。

可能是James Franco在《放浪青春》(Spring Breaker)裡面不但不帥還很像《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可怕的Bobby Peru!所以請原諒我雞蛋裡挑骨頭。

Alien Franco

Bobby Peru

《放浪青春》(Spring Breaker)在我眼裡是最棒的布蘭妮Music Video,裡面最妙的地方就是使用了Britney Spears紅極一時的單曲《Baby One More Time》和《Everytime》顯得格外諷刺適合,Jolin蔡依林由於太為優秀努力,無法有同樣的操作發揮空間,甚為可惜。本片具有螢幕魅力,但單靠音樂在撐場,顯得劇本更為空洞。朋友相繼離開然後呢?Bieber的魔法師女友是去趕著表演嗎!一再重複的畫外音獨白與《疤面煞星》(Scarface),關連性非常薄弱,結局更是嗤之以鼻,不過攝影粒子的轉換倒是挺有意思的!

"The writing is very James Franco" this could mean 8000 things.
-Tavi Gevinson

資料來源/《放浪青春》(Spring Breaker)、《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

9/02/2013

Your Former Teenage Crush

開學前來談談John Hughs早期的那些Teen-Film、YA片(Young America)以及80年代紅粉佳人Molly Ringwald。

 首先是我心目中青春電影代表《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以下是電影中的一段經典台詞:

Brian: Dear Mr. Vernon. We accept the fact that we had to sacrifice a whole Saturday in detention for whatever it was we did wrong. What we did was wrong, but we think you're crazy to make us write an essay telling you who we think we are. What do you care? You see us as you want to see us, in the simplest terms, the most convenient definitions. You see us as a brain, an athlete, a basket case, a princess, and a criminal. Correct? That's the way we saw each other at 7:00 this morning. We were brainwashed. 
-《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

★Brain書呆子
★Athlete運動員
★Basket Case神經病
★Princess公主
★Criminal罪犯

《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中,John Hughs以五個典型的「標籤」作為主體設計,不斷地去碰撞教育體制、家庭觀念、同儕階級甚至是彼此,青春不需要太多幫忙,故事非常簡單,場景就只有圖書館、走廊與校門口,時間軸僅僅是一天,被留校察看的星期六。

裡面我最喜歡的一段就是書呆子(Brain)在大家互相傾訴、發洩後問:我們之後還會打招呼嗎?公主(Princess)不加思索的就說不會,並且指責著大家的裝模作樣,現在不說出真心話到時候卻無法履行才更糟糕吧!

你曾為你不了解的人事物默默貼上標籤嗎?你有所謂的社交範圍嗎?最可怕的莫過於當你正抱怨家長、老師、同學給你貼上標籤的同時,你也擅自為別人做了註解。

 But what we found out is that each one of us is a brain, and an athlete, and a basket case, a princess, and a criminal. Does that answer your question? Sincerely yours. The Breakfast Club.

Molly Ringwald在《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扮演不願承認自己是處女,同時想墜入愛河的「公主」,粉紅色針織衫、白色領巾、毛料長裙以及皮質長靴賦予的這個神經質的千金小姐更多細節。

《少女十五十六時》(Sixteen Candles)


相較於Molly Ringwald和John Hughs合作的另外兩部電影,《少女十五十六時》(Sixteen Candles)劇情顯得空洞薄弱,不過我們仍然可以尋找到非常多的Teenager穿搭靈感。

《紅粉佳人》(Pretty In Pink)

如果說《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為我已逝去的青春帶來了些精神上救贖,《紅粉佳人》(Pretty In Pink)就像是負責了視覺上的反省,以前怎麼就還不認識Andie Walsh呢?在Tavi Gevinson和Rookie雜誌還沒出現前,Andie絕對是Teenager必須要嘗試的冒險。
 貧窮卻又熱愛打扮的少女Andie,房間裡貼滿了她對時尚、打扮的憧憬與嚮往。



 Andie在唱片行的龐克同事Iona。

看完《紅粉佳人》(Pretty In Pink)會想直奔Vintage服飾店,這些美麗的Vintage就這樣被混合放置在Andie身上卻一點也不突兀。


約會時使用吊帶固定的平口洋裝非常可愛。


And these children that you spit on as they try to change their worlds are immune to your consultations. They’re quite aware of what they’re going through.-David Bowie

吳念真:「如果台灣民眾都是英明的,就不必期待一個英明的領袖!」

資料來源/《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少女十五十六時》(Sixteen Candles)、《紅粉佳人》(Pretty In Pink)、放映週報台灣醒報